君漪

[DSD无差]我的女孩 Sammy girl(三米生贺文)

灰常喜欢这篇应梗 死蠢的我今天才想起来应该转载一下 希望还不算晚嘿嘿

挽歌jojo:

原著向小甜饼,短篇一发完。
概述:三次Sam接受了Dean的生日礼物,一次他没有。

前两天在LOF逛的时候看见了 @君漪 姑娘的DS称呼梗,被深深的萌住了,就忍不住手痒写下了这篇应梗之作,原贴在此:

Dean总喜欢叫Sam为Sammy girl, 就算每次都会收获bitch face也乐此不疲。这是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爱称。

正文彩蛋3+1

————————————————————
午夜

Sam一个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收起已经整理好的资料。他抬头看了看酒吧中心的吧台,不出意外的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斜靠在吧台前。

对于Dean来说,进入酒吧的他,简直就像一条自由的鱼进入了广袤无垠的大海一样。

酒、姑娘、赌牌...没有什么是他玩不来的,他总是趁Sam一不留神的时候就滑进了喧闹的人群中,然后不见踪影。

Dean明显已经把他完全抛在了脑后。他正一边兴致勃勃地一杯杯把啤酒往自己嘴巴里灌,一边向对面漂亮的女服务生展露出迷人微笑。

“精力过剩的混蛋。”Sam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拉开凳子走向了吧台。

“Dean,现在早就过了十二点了。我们明天还得早起去调查......”

“调查?什么调查?”

没等到Dean的回话,正擦拭着吧台的女服务员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工作而已。FBI么,保密机制,你懂的。”Dean笑嘻嘻地一把揽过Sam的肩膀,“这是我同事,Samuel,我们可是最佳搭档。”

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充满着Dean的风格。那样能自然而然脱口而出谎话的技能水准,是Sam永远无法企及的。

Dean几乎把自己的半个身子都挂在了Sam的肩膀上,酒精让他的深绿色的瞳孔都有些涣散。

“Dean,现在已经很晚了。”Sam耐着性子对肩膀上沉得像头熊的家伙说道,而后者漂亮的脸蛋上只是露出了更加迷人的笑容。

他晕晕乎乎间还不忘朝对面飞了个电眼,聚焦的对象却是空气中的一处空白。

“不好意思,我来结账吧,我们真得回去了。”Sam觉得肩上的重量更沉了,他只能转向一旁的女服务生,抱歉地说道。

“我可不想走,我又没醉!讨厌的Sammy girl,你是只有10岁吗?通宵喝酒这种事情,难道你以前没干过?”

“Dean,你可不可以安静点?!以及,和你说过一万次了,不要叫我Sammy girl。”

“你本来就是爱哭又心软的小姑娘,还不准人说么?我就要叫,Sammy girl ~”

“闭嘴吧Dean,说得好像你不是jerk一样。”

Sam不由自主地嘴角下撇,摆出了被他哥哥嘲笑已久并坚持认为是他个人经典的“bitch face”。

即使已经喝得有些神志不清,Dean在看到这个表情的第一秒,就迅速地做出了他往常正确的反应。

嗤笑一声,Dean把自己在高出一些的宽阔肩膀上挂得更牢了一点。

一直站在一旁的女服务生在终于看够了好戏后,笑着打断了他们:“等等,你搭档点的东西还没上呢。”

“他居然会点东西吃?他不是只靠喝酒和泡姑娘就能过活一天吗?”

“对哦,他之前点了一个球型冰淇淋,还专门让在上面用巧克力酱淋上字。哎,这不就来了。”

女服务生小心地接过了同事递来的冰淇淋碟子。当第一眼看到冰淇淋上面用巧克力淋成的字时,她忍不住大笑出声。

Sam疑惑瞥了肩上的某人一眼,有些好奇地探头上前去。

“Happy 22nd birthday,Sammy girl.”

小小的棕色字体在冰淇淋上挤作一团,弯在半弧形冰淇淋上的字体依稀有些眼熟。

绝对是Dean的手笔,Sam想着。这对他来说实在太熟悉了。每年Dean为他准备的千奇百怪的礼物上,无一例外都有他歪歪扭扭的笔迹。

而且,也没有人会像他这样写“Sammy”这个单词。其他人都习惯都是把两个“m”连起来写,只有Dean非常奇特地,习惯让它们微微分开。

还有他喜欢的结尾,永远是把那个“l”弯成一个无尽风骚的小勾。

就像他本人一样。

“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呀,祝你生日快乐哦。”女服务生的神情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看来你和你的搭档关系真的很好,刚刚他一进酒吧,做得第一件事就是点冰淇淋,他可不像是喜欢吃冰淇淋的人。看来他真的很重视你。”

“他不喜欢吃甜食?这你可就完全错了...”

“是么?不过他给你的昵称真的很好玩,因为你看起来高高大大的,并不像人们所说的娘炮啊。”

Sam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道他要说这一切只能归结于Dean是个混蛋所以他在对方口中就必须是个小婊砸么?

这逻辑其实一点都说不通,也只有Dean才能心安理得地将之当作真理。每一次他们吵架的时候,如果没有一来一回的“Jerk”和“Bitch”,简直都觉得有些不完整。

Sam经常觉得和Dean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智商也被拉低回了三岁。

“那肯定啊,Sammy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正常,可他外表下那颗小姑娘一样的心,那才叫真的娘兮兮呢。”

“Dean,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在有一点感动我的时侯说出一些让我想揍你的废话?”

“吃你的冰淇淋去吧,这就算是你的生日礼物了。”

“大晚上吃热量这么高的东西,这种事情不是只有你才会做吗?看看你小肚子上的那块肉...”

“你听听,这种一看就是青春期减肥小姑娘的想法,还说我说得不对!”

“...我就算吃,那也是因为不想浪费。”

Sam一勺挖到在了冰淇淋上,还特地挖在了“Sammy”这个单词上。他恶狠狠地舀起来,一口就把写着“girl”的部分塞入了嘴中。

冰凉的奶油瞬间就融化在口中,混着有些过分甜腻的巧克力酱,划过喉咙。

“这种甜得要命的东西,果然是你的最爱。”

“说得好像你每天只吃蔬菜和水煮肉,就比我健康很多。”

Sam扫了一眼身旁晃晃悠悠的家伙,眉毛眼睛里都写满了嫌弃。

然后他又舀起了一勺冰淇淋塞入口中。

Dean朝天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简直不想承认自己认得某个经常装出成熟假象的22岁小屁孩。

他一屁股坐到了他的旁边,鼻子里喷出了带有浓浓嘲讽的鼻音。就好像完全忘记了之前眼巴巴给对方准备生日礼物的正是他本人。

可惜,没人会错过他们嘴角的微笑。

————————————

清晨

在经过两个星期的追查和一个晚上接连不停和某些大多数人不愿提起的“生物”厮杀后,Sam和Dean终于得以驱车从城郊某个破旧的小木屋里回到了市中心。

“又是一个怨念深重的女鬼,这年头怎么那么多长得好看人生又特别悲催的家伙?”Dean一手把住方向盘,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抱怨着说,“那些混蛋害得她们变成了厉鬼之后,还不是变成了我们的麻烦。”

“算了吧,我可没力气想这么多,能让她们安心去到该去的地方不就好了。”Sam懒懒地躺在座椅上,眼圈旁有着一圈浓浓的黑青,“我可是困死了,要我说,我们还是赶紧开到麦当劳随便买点东西吃,然后回旅馆睡觉好了。”

黑色的Impala拐过一个弯,停在了路旁。旁边就是麦当劳显眼的标志。

“我去买,你还是呆在车上吧。”Dean伸手拉开了车门下车,“真是Sammy girl,才熬了一个晚上而已,就困成这样。等下回到旅馆再睡,你太高了,这样睡容易扭着脖子。”

他的语气带着些许调侃,却也带着掩饰不住的关心。

Sam即使困到眼皮都打架了,接收到兄长的打趣仍然不甘示弱地反驳:“谁和你一样,老爱泡在酒吧里,还把熬夜当作时尚。”

动了动身子,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努力把自己略显大只的身体缩到座位里。

迷迷糊糊间,耳边传来了车门被拉开的声音。

“起来了Sammy,你要是实在想睡,也得吃东西先。”

Sam感觉到有人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他本来应该躲开,靠近而来的熟悉气息却让他困倦到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Dean的声音仿佛带上了笑意:“行了,别赖了。难不成你还真想让我像小时候一样,一口一口喂你吗?”

Sam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他随手从Dean的手上接过了汉堡盒动作迅速地打开,想要早早吃完睡觉。

突然跳入眼前的红色番茄酱,让他一时有些怔愣。

深红色的黏稠酱汁被急急忙忙地挤到了汉堡的最上面,扭曲的甚至有些可笑的笔迹,内容却还是能辨别的一清二楚。

Happy 23rd birthday,Sammy girl.

一如既往写得很开的两个“m”,一如既往风骚的“l”。

Sam扭头,定定地看向一旁正努力往嘴中塞汉堡的Dean。对方的眼神正整模作样地东张西望,但就是没有看向这边。

“Dean,你应该直接和我说的。”Sam终于决定主动开口了,“谢谢你的生日礼物,老实说,连我自己都忘记了。”

Dean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收到了感激。

Sam又看了眼手上的汉堡,小心地瞟了眼身旁的人,面有难色。

“可是Dean,虽然不想说,可是...你不觉得用番茄酱来配汉堡,味道会很奇怪吗?”

之前还装作漫不经心的Dean一听,马上反驳道:“谁说汉堡只能配沙拉的,我觉得番茄就很不错。”

“那既然你可以接受,我们不如分着吃好了?”Sam一时间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疲倦,赶紧提议。

Dean怀疑地斜了他一眼,:“Sammy,其实你只是想吃少点然后早点睡觉吧。”

“还是你突发奇想,想和我像那些矫情的小姑娘一样,玩分食物的游戏?”

“什么鬼...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Sam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决定不再理会他不着调的兄长,小心翼翼捏起没有粘上番茄酱的汉堡边缘,选了好几个角度都不知道怎么下口。

Sam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张开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酸甜的番茄酱混着微酸沙拉酱的味道瞬间溢满了口腔,让他有些惊奇的是,混起来的味道竟然没有他想的那么奇怪,甚至还可以称得上好吃。

低下头再看了一眼手中的汉堡,Sam才发现一个很巧合的地方。由于Dean写的两个“m”实在是太开了,他竟然正好把“Sam”这个单词咬掉了,只留下了剩下的部分

Sam新奇地扯了扯的Dean衣服,示意他过来看:“Dean,给你看看我咬的地方。你看,这样汉堡上的字不就变成了......”

“my girl. ”Dean直接打断了他,僵硬地扭头看向一边,“我看到了。”

Sam向下撇了撇嘴:“真是的,居然这样都能对应上你平时嘲笑我的话,真是太倒霉了。”

Dean尴尬地干咳了两声,红晕渐渐从脖子爬上了耳朵。

而Sam仍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地继续着:“Sammy girl. Sam,my girl.我怎么就逃不开这个该死的'girl'呢......”

他的话突然停住了。

Dean的耳朵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通红。

Sam好像明白了什么。

Sammy girl ,

这真的只是一句普通的玩笑吗?

——————————————

午后

Sam从Impala上扛下来好几大包刚从超市买回来的食物,看着眼前“Road House”的招牌,深深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他和Dean几乎是把这里当作了他们调查的集中地,提起这个,Ash收集情报的能力还真是没的说。

更不用说这里还有Ellen和Jo,她们就像Sam渴望却最终失去了的妈妈和从未有幸拥有过的妹妹一样。

那是久违的家的感觉。

即使Dean从没有说过,Sam也能感觉到他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太久的漂泊让他们的内心不自知地都渴望着这样一个地方。

只是他们从没有这个幸运能够拥有。

手中越来越沉重的袋子让Sam回过神来。连续好几天都待在旅店里的安闲日子,让Dean的心又不安分了起来。

比如说,他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吵着闹着要让Sam去30公里外的超市里帮他买派。

“菠萝派、香芋派、苹果派、蜜桃派、绿豆派、红豆派、香蕉派各给我来半打...不对,是来一打!”

“...你怎么不去死?”

他甚至还愿意为此把他宝贝至极的Impala借给Sam。

“Sammy girl,你可得看好我的宝贝。要是弄坏了她,信不信我踢你的屁股。”

“你可以滚蛋了好吗?再说两句废话你就自己去吧!”任Sam的修养再好,也几乎被气到无语了。

出门前Dean笑得一脸贼嘻嘻的模样让Sam有点不好的预感,而且他还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什么事情,可他死都想不起来了。

他站在门口前犹豫了一下,旅馆里是不寻常的一片宁静。Sam觉得有点奇怪,警惕了起来。虽然应该不会有人如此大胆的直接进攻这种猎人汇集的地方,可还是小心为好。

他放下手中的袋子,摸出随身的手枪。放轻脚步,他小心地走进来一片寂静的旅店中。

迎接他的不是子弹也不是敌人,突然而来铺天盖地的彩带让他猝不及防地被弄了一头一脸。

“Happy birthday Sam,happy 24 years old.”漂亮的金发女孩笑吟吟地蹦了出来,手上还举着大大的牌子。上面被画满了可爱的爱心,甚至还有一个简笔画的蛋糕,一看就是Dean没有水准的手笔。

她身后站着的全是带着笑容的猎人们。

“Jo,这肯定是你的主意吧。要是换做Dean,他才想不出开派对这一招。”Sam放下手中的枪,无奈地朝对面的女孩微笑,“难怪今早他急急忙忙地赶我出去,原来是早有预谋。”

Sam对于这场生日派对的成功性深表怀疑。照他哥哥的那个性格,他会帮人办这种孩子气十足的派对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难道他最近真是太闲的慌?

Sam不着调地任由思绪神游,却没发现大大的笑容一直挂在了他的脸上。他侧脸上那道本来就很明显的小窝,变得更加引人瞩目。

Jo朝厨房的方向扬了扬下巴:“他现在还蹲在厨房和我妈一起装饰蛋糕呢,你回来的太早了。”

“What? Dean,做蛋糕?!你不是在逗我吧。”Sam惊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厨房的方向,正好听到厨房的方向传来一阵欢呼,其中还夹杂着Ash等人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Sam转头一看,Dean捧着一个大大的慕斯蛋糕,被众人围簇着走了过来。

Sam一直看着他走到了自己面前。

“Sammy,别太感动了。这都是Jo的主意,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Dean微笑地看着他,深绿色的瞳仁里溢满了少见的温柔,而他说出来的话,却仍然带着Sam所熟悉的促狭口气。

“你已经24岁了,别再一天到晚乱向别人释放同情心了。”他把蛋糕放在了Jo拉来的桌子上,有些犹豫地从皮夹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

Ash正好吹出来一声响亮口哨,引得Dean狠狠瞪了他一眼。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上金色的短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觉得我一定是受你传染了,Sammy girl。才会准备这种小姑娘才会喜欢的东西。”Dean难得不好意思地一把把卡片拍到了Sam的胸上。

“我再重申一遍,这都是都是Jo的主意,你要是觉得太肉麻那肯定不是我的错。”

“喂Dean,我可是好心耶。你怎么能把责任全部推给我啊,明明心心念念准备生日派对的人是你好吗?!”

“你少说两句会怎样...”

Sam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抬手接过了Dean手中的卡片。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对方带着点粗糙的手背,惊得Dean猛的缩回了手。

他无奈地看了眼一惊一乍的Dean,伸手打开那张封面画着幼稚蛋糕图案的卡片,两行熟悉的字迹落在了雪白的贺卡上。

“Sammy girl. Happy 24th birthday.

Sam,my girl. Happy 24th birthday.”

Sam沉默地抬起头,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僵硬地咧着嘴的兄长,关上贺卡。

Dean发誓他看到了自家弟弟狗狗眼里带着的可疑水光,湿润的水色让他棕灰色的眼睛变得更加明亮,眼眶里好像盛满了期许。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在他还来不及闪开的时候,Sam快步走上前,结结实实地把自己投入了他的怀抱。他抱得非常用力,让两人的肌肉都最大限度的贴和在了一起。

我的天,我的弟弟什么时候才能不是个肉麻兮兮的小姑娘?

Dean在心中绝望地哀嚎道。天知道,他就不该听Jo的建议送什么贺卡。Sam那个傻小子的反应,他还能不知道吗?

Sam把头微微低下,搭在了对方宽厚的肩膀。他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好不容易才吞咽下喉头翻滚的眼泪,他才不想让Dean知道他居然被一张贺卡感动得想哭。

鼻尖都是对方熟悉的味道。皮外套上混着灰尘和旧皮革的味道,短短发茬间洗发露的香气,烘焙蛋糕留下的奶油香,还带着巧克力派香甜的味道。

都是Dean的味道,是他如此熟悉的味道。

而Sam知道确信,Dean也一定了解他身上存在的所有味道。没有理由,他就是确信着。

而这个认识让他的心溢满了温柔的情绪,好像记忆中巧克力混着冰淇淋那样的甜蜜和柔软,好像记忆中番茄酱混着汉堡那样的奇特和美妙。

Dean没有再用他的玩世不恭来掩饰自己的情感,他嘴角露出了无奈地微笑,朝一旁向他悄悄比出大拇指的Jo翻了个白眼,然后用力地反手抱了回去。

明明有着稍矮一点的个头,他拥抱着Sam的姿势,却像拥抱一只高大却温顺的麋鹿。伸出手臂,他温柔而有力地拥抱着面前的高个子。

就像抱着一个爱撒娇小孩。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Sammy也还是那个爱撒娇的小姑娘。

他在心里悄悄吐槽着,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嘴角咧开的弧度。

这就是属于Winchester兄弟表达爱的方式了。Jo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就像两个深爱着对方却又别扭幼稚的小孩在互相拥抱。

简直就像抱一下会杀了他们似的。

Winchester家的人真是一种永远口是心非的生物。他们熟悉对方,他们无法离开对方,可他们从来不肯承认。

即使全天下都知道,他们最深爱的人也是对方。

——————————————
彩蛋附送:

傍晚

Sam蜷缩着小小的身体,把自己埋在了柔软的棉被里,只露出一双棕灰色的眼睛,盯着趴在床边的哥哥。

Dean弯着腰跪在床边,盯着面前的小东西,语气里带着诱哄的笑意:“Sammy,想不想要生日礼物啊?过了今天你就已经5岁咯,哥哥给你准备了礼物。”

小小的Sam爬到了哥哥的身边,拧紧了小小的眉头,向床边的哥哥伸出了短短的双手。

“Dean,要抱...想睡觉...”他困兮兮口齿不清地说道,使劲眨巴着因为困倦而耷拉下来的大眼睛,“礼物,明天要。”

Dean看着眼前动来动去,把被子滚成一团乱的小东西,嘴上抱怨着,手上的动作却无边温柔。

“讨厌的Sammy girl,,连哥哥准备的礼物都不要。那以后你过生日,我都不会给你买蛋糕吃了。”

弯下腰,把自家弟弟连被子带人一起抱回床头。Dean感觉到小孩子柔软的头发擦过他的下巴,怀中软软的身体依恋地躺在他的手臂里。

“Dean,不要叫我Sammy girl, 我不是个小姑娘。”即使年纪还很小,Sam也绝不会放任哥哥给自己起这样的昵称,“我想要礼物,可是好困了...”

“没关系,你看一眼就好了。”Dean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摸出个红色的小球,递到了Sam的面前,“你看上面的字。Sammy,5岁生日快乐!”

Sam探过头,小球外表的布料上被人用黑色的记号笔写上了一行丑丑的字:

Sammy girl,Happy 5th birthday!

Sam伸手接过红色的小球,才发现它的后面有一处奇怪的凹陷。他好奇地盯着面前的小球,肉肉短短的小手指几乎抓不住圆形的球体:“谢谢你,Dean,这是弹球吗?”

他反复把玩着自己的新玩具,不时还凑上去看一看,闻一闻。

“当然不是。”Dean的笑容带上了一丝不怀好意,“这是小丑的鼻子哦。就是那种晚上会出来抓小孩,然后把他们咔吧咔吧吃掉的小丑哦。”

说着,他还嫌不够生动,拿起小丑鼻按在脸上,装模作样地朝Sam呲牙咧嘴。

“他们还特别喜欢吃小男孩。特别就像Sammy你这样的,是他们吃的首选哦。”

Dean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Sam有多讨厌小丑,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他真想看看自己的弟弟在收到这样的礼物时的反应。

他抬起头,出乎意料的,Sam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尖叫地跳开,然后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兄长,大大的和琥珀一样漂亮的眼珠一动不动,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Dean的笑声逐渐停了下来。

完了,不会真把Sammy给吓着了吧。

然后,他就看到面前的小东西眼圈迅速地红了。猝不及防间,大颗大颗晶莹的水珠就从他的眼睛里滚了出来。Sam可爱的五官瞬间就皱成了一团,瘪起嘴大声地抽泣着。

“Dean,讨厌...讨厌,Dean....”他用小手抹着眼泪,抽抽着鼻子,被眼泪呛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边哭,Sam还没忘了含含糊糊地抱怨,他重复着这两个简单的单词,好像它们抢了他最喜爱的东西一样。

可他的手还牢牢扯着Dean的衣服,一副死活要赖在他身上的样子。

Dean看得又是得意又是心疼。得意是在于他的恶作剧完美成功了,心疼是在于好像太成功了。

他叹了口气,扔开手中的小丑鼻子。爬上床,他把Sam小小的身体一把抱在怀中。

“好了Sammy,别哭了,是哥哥的错。”他安抚地轻轻拍打着怀中还在抽噎的小东西的背,语气放得无比温柔:“哥哥明天去给你买蛋糕吃,好不好?Sammy,先睡觉,一觉起来就有新的礼物了。”

怀中的小身体拱了拱,Sam睁大被眼泪洗得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不能骗人...”他的声音还带着断断续续的哭音,“不要小丑,Sammy怕...”

“不怕不怕,有哥哥呢。”Dean蹭了蹭弟弟柔软的头发,“哥哥陪着你,小丑就不敢来吃你了。”

“那你会一直陪着我吗,Dean?”Sam不依不饶地问道,声音里还残余着点点害怕,“万一小丑趁你不在,把我抓去吃了...”他又有了想哭的趋势。

Dean小小地翻了个白眼。

真的,他的小弟弟就是个小姑娘,没错了。长大了万一也还是这种娘兮兮的样子可怎么办啊?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Sammy. ”Dean凑到Sam的耳边,温暖的吐息打到了小东西的脖子上,引得他往Dean的怀里又蹭了蹭,“谁叫你是我的Sammy girl呢?”

他低头在自家弟弟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Sam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满意足地窝在哥哥的怀里,渐渐睡着了。他砸吧着嘴,脸上露出了比最明媚的阳光还要温暖的笑容。

他看起来就像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天使。

Dean这么想着。

虽然他醒的时候,和一个小恶魔没什么区别。

他的心好像被温暖的水流所环绕着。

Sammy girl.

Sam,my girl.

I'll always be with you.

评论
热度(55)
  1. 君漪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
    灰常喜欢这篇应梗 死蠢的我今天才想起来应该转载一下 希望还不算晚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