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漪

[DSD无差]明日重来 It's not goodbye (上)

炒鸡感谢应梗!鞠躬!

挽歌jojo:

这是一个发生在一切开始之前的故事。三米参加完斯坦福毕业典礼后,接到了一通电话。

本文又名《虎皮卷和甜甜圈》,上篇Sam视觉(甜甜圈),下篇Dean视觉(虎皮卷)。

以及,本篇为无差向偏DS,有洁癖的妹子就不要往下看了,以防踩雷。

这是答应好@君漪 姑娘的点梗文,原梗在此。拖了两个星期,终于写出来了。这一次挑战了我不擅长的写作风格,还请姑娘们包容。

警告:半意识流,性幻想,幻觉梗

先放一张甜甜圈

————————————————————

屏幕一明一暗地闪烁着,手机锲而不舍地震动着,熟悉的名字像一把砍刀毫不留情地砍到了心上。

是Dean。

他站在便利店的货架前,Jessica就在身后的零食区挑挑捡捡。刚刚结束毕业典礼,繁忙的课业终于可以有所放松。法学院的考试准备的也差不多,炎炎夏日里嘴巴干得难受,他和Jess就约好一起出来采购零食。然后回到公寓,他们可以酣畅淋漓地喝着冰啤酒,整天都赖在床上看电影。没准,他们还会在电影结束后来一场满足的性爱。

听起来一切都棒极了。

在这通电话打来之前。

不时有风从便利店大开的窗户里吹进来,午后的温度正好,Sam却感觉浑身冰凉的难受。手机冰凉的外壳贴在皮肤上,平滑的边缘如同磨钝的刀口。每一次震动好像就是一下无声的切割,一下一下在人的心上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为什么要打来?你明明知道我不会接。

Sam收紧了手指,坚硬的外壳即使有着圆润的弧度,也能磕得人生疼。手指已经放到了翻盖的边缘,理智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正确的反应,拇指却已经脱离了控制,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之翻起。

“Sam?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Jessica疑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Sam猛地抓紧了手机往身侧一收,嘴角扯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他才发现,他的手心已经湿透了,汗凉得渗人。

想要接起电话,想要听他说话。

不行,不行。

“没什么,我在考虑要选什么。”

“甜甜圈怎么样?甜点总能给人带来好心情。”

“...好。”

Sam看着自己习惯性来到的甜点区,眼前码的整整齐齐的派和一旁被放在玻璃橱窗里的甜甜圈,让他忍不住自己讽刺的笑。他毫不犹豫地走向甜甜圈的橱窗,好像避开那个人最爱的食物,就可以避开他在自己心里如影随行的影子。

“麻烦给我三个,巧克力、草莓和抹茶各来一个,谢谢。”

“Sam...你没事吧?如果觉得太腻,我们可以换别的。”

身旁人担忧的声音,让Sam被钝刀磨过的神智有了一丝清醒。

“我没事,很久没吃甜甜圈了,好不容易考完试,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不好。”Sam的嘴角扯出一个略带僵硬的笑容。

Jessica犹带疑惑地点了点头,Sam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解释,转身沉默地抓起两罐啤酒,接过包好的甜甜圈。

手机的震动不知何时已不再,Sam游离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橱窗。彩色的糖霜洒在金黄微焦的外皮上,仿佛有吵闹声在耳边回响。

Sam,想吃甜甜圈吗?甜点有利于身心健康哦。

Dean,是你自己想吃吧?这种甜腻腻热量又高的东西,只有小孩子才会吃吧。

切,你不就是个小姑娘?有时候我真怀疑你今年是17还是7岁。小孩子多吃甜食才能长得壮啊Sammy~

Dean,少扯上我,明明喜欢吃甜食的就是你。估计帮我买也只是顺便,你还是买自己的份好了。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呢,little bitch?

Just get away, jerk.

风从身前刮过,把回忆就这样刮走。

Sam必须承认这一点。那个人的电话,他不愿接也不敢接。那些模糊的旧日片段如同梦魇般,从来不肯放他离去,要将他围困。

不愿,是因为过去的时光。充满着未知、徒劳、恐惧、漂泊,仿佛没有尽头的时光。

不敢,是因为过去的时光。相伴、吵闹、欣喜、心动,仿佛无所顾忌的时光。

有那个人的时光。

“Sam,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不然,我们还是改天再看电影吧。”Jessica犹豫的声音,让Sam既愧疚又无能为力。

是了,连Jess都能看出他的不对劲。他还能欺骗自己多久?

从离开那个家开始,Sam就已经选择了自己的新生。斯坦福的生活,满足而充实,他有女友,有朋友,有学业,有未来。他什么都拥有。

他要享受新生,可过去的诱惑太深。

Sam这样说服着自己,每一次熟悉的来电,他都拼尽全力视若罔闻。打来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本来以为随着时间,这种想要接起的欲望,这种不能控制的思念会渐渐减淡。可等到挂断,好像变得越来越难。

“那也行吧,Jess。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想,我今晚还是复习法学考试好了。今天的事情没做完,我总觉得不安心。”

Jessica带着担忧地笑了笑,拉过Sam的身体,她安抚般地在他的脸颊和嘴唇上落下几个吻。

“没事的Sam,我在这里呢。”

她温柔地看着他,抚摸着他的面颊。“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呢?今天没完成的,明天还可以重来啊。”

即使有些徒劳,她也尽己所能地劝慰着对面的男孩。她的话语仿佛隐含着什么,又仿佛只是简单的鼓励。Sam听不出来。

他只能微笑。

“那我先回去咯。你有什么要挑的,慢慢来。”

“好。”

Sam捧起她的脸,带着歉意落下一个吻。

“我很抱歉, Jess...”

“别说这个,没什么值得抱歉的。”

Jessica笑着摇摇头,抱了抱他,然后步步向后退开,朝他挥手告别。

Sam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无法再强装出笑的痕迹。

这是他爱的女孩,也是爱他的女孩,Sam一直知道。能拥有她是多么幸运的事情。这是触手可及的幸福,他应该知足。人不能总去想那些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那些永远不能满足的欲望,会让你把已经拥有的也失去。

我爱她。

Sam对自己说。

耳边仿佛有风刮过,刮来模糊的不屑的笑声。

不,Sammy,你爱我。

你一直爱我。

————————————

眼前密密麻麻的字迹开始变得有点碍眼,Sam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合起厚厚的法学专著。手边还放着下午买的甜甜圈,金黄的外皮已经变得有些酥软。Sam困倦地对着上面深棕色的巧克力酱发了一会儿呆,决定去拿瓶啤酒,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水拍打在大开的窗框上。Sam顺手把两瓶啤酒放在了桌子上,走到窗前去关窗。

黑沉沉的夜幕令人窒息地压在天际,无边的雨雾蒸腾,把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Sam面无表情地关上窗,屋内一下变得黑暗而闷热。几步走回床边,他把自己抛到了床上。烦闷和燥热像扭动的蛇,蜿蜒着爬上脊背,皮肤上黏腻爬行着汗泽,仿佛永远擦不干净。

随手抓起一罐冰啤酒,水汽在罐子上凝成细细密密的水珠,顺着手掌流到了手臂上。冰凉细小的水流从皮肤上撩拨而过,反而让人心底更加悸动不宁。

房间里一片沉沉的黑暗,正是幻觉和欲望最好的温床。

不要想他。

Sam猛地拉开罐口的拉环,一下灌到了口中。

他和你无关。

冰凉的酒精划过喉咙,喉咙里先是一阵刺痛,然后是一阵带着疼痛的爽快。

承认吧,你爱我。

耳边有谁这样说。

Sam没有力气去反驳,他躺在床上,只能任由幻觉向自己扑来。

Sammy,你爱我。

带着调笑的声音如此耳熟。

转过头,连躺在一旁的甜甜圈,每一粒的糖霜好像都在嘲笑着颓废放纵的他。

Sam狠狠盯着耀舞扬威的甜甜圈。

不,我不爱你。

大口大口吞下酒液,仿佛坚守着最后的底线。他忿恨地掐紧了指尖,力度大的几乎要把易拉罐捏碎。

是谁温暖气息环绕上他的身体,又好像只是来自悠远记忆里的错觉。

从我的幻觉里滚开,Dean。

不好意思啊Sammy,这可由不得我,我又没办法主动离开。

是你希望我在这儿的。

Sam无言以对。

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他伸手抓起一个甜甜圈,仔细端详着,想要保持清醒。幻觉快要将他击垮,Sam情不自禁地把它塞入口中。先接触的是散碎的糖霜,点点颗粒在唇畔上滚动,划出甜腻的痕迹。

吻过一个人的雀斑会是什么感觉?

Sam的脑中突然蹦出这个问题。

会和唇瓣接触糖霜的感觉一样吗?小小的凸起感会在柔软的嘴唇上摩挲而过,可以用唇来描摹出鼻尖高挺的轮廓。

有谁好像抱紧了他的身躯,宽阔的肩膀环绕过他的胸前,耳边传来模糊的轻笑。

Sammy,你喜欢我的雀斑,对吗?看来你连做梦都想要亲吻它呢。

有谁好整以暇地坐到了他的身边,仿佛有冰凉的吐息落在耳边。

只是这样就足够了吗?

牙齿不知何时咬破了外层的酥皮,香甜的味道溢满口腔。带着滑腻和黏稠,奶油略带质感的口感从舌尖划过,如同在谁光滑的皮肤上舔舐而过。

真是背德的欲望啊Sammy。多么悲哀,你如此地渴求,却只能在梦里。

有谁在他的耳边叹息。

可你失去我了。

是啊,我失去你了。

Sam无畏而绝望地想。

抬手遮住了眼睛,有什么晶莹的东西从眼眶里抑制不住地喷涌而出。那是某种咸到苦涩的液体,可他绝不愿意承认与眼泪有关。

或许那是他早已碎掉的心。

酒精在他的身体中肆意蔓延,黑暗在迫不及待地把他拖入欲望的深渊。

连甜甜圈,他都鬼使神差选择了带淡绿色抹茶粉的那一个。只因为那好像某个人翠绿色的眸光。

想要抱紧他,想要亲吻他,想要把他细细地啃噬舔咬,直到吞入腹中。

Sam悲哀地承认。

想要他的每一丝每一毫,都属于他。

舌尖触及甜甜圈中心的凹槽,浅浅凹陷的弧度,一如谁下巴上的细缝。会在每一个微笑勾起中都浮现,无时无刻不在撩动谁的心弦。

连对待自己的幻觉,都不愿意坦诚。Sammy,你不累吗?

虚空中有谁吻过他的嘴唇。

那我就帮帮你好了,我亲爱的弟弟,你不敢做的事情。

你知道我一向舍不得你难过。

汗水从额上滚落,难解的欲望在滚动的喉咙间翻涌。多少次舔过干燥的嘴唇,身前也只是一片空白。多少次落下喉咙的冰酒,都无法将欲望疏解。只是渴望着某个人温柔好闻的,如同暖阳般的气息。

我会吻你,如果你在这里。

他好像战败的士兵,终于彻底丢盔卸甲,对着虚空中得意洋洋的胜利者匍匐在地。

Dean,我输了。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爱你

汗湿而冰凉的身体在叫嚣着想要拥有谁的怀抱。

可你不在这里。

空气里仍是一片冰凉,没有一丝人体的温度。

Goodbye my love.

谁的声音渐行渐远。

Sam躺在冰冷的被子围成的坟墓中,无声地笑得绝望。

窗外的雨肆虐着唱出最宏伟的丧歌,仿佛在哀悼从未出现过的希望。

我从未拥有你。

一切彻底变为黑暗。

——————————————

嫩绿的叶尖滴落透明的露珠,窗前摇曳着被雨水冲洗的焕然一新的榕树。

Sam扶着疼痛的额头,挣扎着从凌乱被子中爬起。桌上还放着吃剩的甜甜圈,在晨光下看起来格外有吸引力。

没有风,没有温度,没有笑也没有吻。

什么都没有。

昨夜的痛苦和挣扎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如从前。

不能再这么放纵了,不应该让酒精这么轻易地夺去他的生活。

三口两口,他把剩下两个甜甜圈解决掉,用力伸了个懒腰,胃部传来的饱胀感让他的精神也逐渐振奋起来。顺手把桌上空掉的啤酒罐丢到垃圾桶里,又是干干净净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Jess说的没错,一切都可以明日重来。

Sam露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微笑。

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

他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重新遮住了酸胀的双眼,放任自己躺回了床上。温暖的光拂过他疲倦的身躯,让他浑身都懒洋洋的。

这就是他的明天,依然可以美好的明天。

手机静静地躺在书桌上,安分地仿佛不能再牵动任何人的喜怒哀乐。

他的明天。

只是没有他的明天。

Goodbye,my love.

——————————————

下篇在此:虎皮卷

 

 

 

 

 

想了很久,还是把tag换成了双向。原因一起放在了下篇,虽然已经因为这件事已经被说了好多次,甚至还有负面评论,但我最终还是决定坚持我自己的理由。

 

 

 

 

评论
热度(29)
  1. 君漪婠歌 转载了此文字
    炒鸡感谢应梗!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