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漪

杂食向Jared Padalecki痴汉粉
啪嗒受本命 近期爬墙叉受&盾受
邪教和水仙是坠吼的!

[DSD无差]明日重来 It's not goodbye (上)

炒鸡感谢应梗!鞠躬!

挽歌jojo:

这是一个发生在一切开始之前的故事。三米参加完斯坦福毕业典礼后,接到了一通电话。

本文又名《虎皮卷和甜甜圈》,上篇Sam视觉(甜甜圈),下篇Dean视觉(虎皮卷)。

以及,本篇为无差向偏DS,有洁癖的妹子就不要往下看了,以防踩雷。

这是答应好@君漪 姑娘的点梗文,原梗在此。拖了两个星期,终于写出来了。这一次挑战了我不擅长的写作风格,还请姑娘们包容。

警告:半意识流,性幻想,幻觉梗

先放一张甜甜圈

————————————————————

屏幕一明一暗地闪烁着,手机锲而不舍地震动着,熟悉的名字像一把砍刀毫不留情地砍到了心上。

是Dean。

他站在便利店的货架前,Jessica就在身后的零食区挑挑捡捡。刚刚结束毕业典礼,繁忙的课业终于可以有所放松。法学院的考试准备的也差不多,炎炎夏日里嘴巴干得难受,他和Jess就约好一起出来采购零食。然后回到公寓,他们可以酣畅淋漓地喝着冰啤酒,整天都赖在床上看电影。没准,他们还会在电影结束后来一场满足的性爱。

听起来一切都棒极了。

在这通电话打来之前。

不时有风从便利店大开的窗户里吹进来,午后的温度正好,Sam却感觉浑身冰凉的难受。手机冰凉的外壳贴在皮肤上,平滑的边缘如同磨钝的刀口。每一次震动好像就是一下无声的切割,一下一下在人的心上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为什么要打来?你明明知道我不会接。

Sam收紧了手指,坚硬的外壳即使有着圆润的弧度,也能磕得人生疼。手指已经放到了翻盖的边缘,理智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正确的反应,拇指却已经脱离了控制,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之翻起。

“Sam?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Jessica疑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Sam猛地抓紧了手机往身侧一收,嘴角扯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他才发现,他的手心已经湿透了,汗凉得渗人。

想要接起电话,想要听他说话。

不行,不行。

“没什么,我在考虑要选什么。”

“甜甜圈怎么样?甜点总能给人带来好心情。”

“...好。”

Sam看着自己习惯性来到的甜点区,眼前码的整整齐齐的派和一旁被放在玻璃橱窗里的甜甜圈,让他忍不住自己讽刺的笑。他毫不犹豫地走向甜甜圈的橱窗,好像避开那个人最爱的食物,就可以避开他在自己心里如影随行的影子。

“麻烦给我三个,巧克力、草莓和抹茶各来一个,谢谢。”

“Sam...你没事吧?如果觉得太腻,我们可以换别的。”

身旁人担忧的声音,让Sam被钝刀磨过的神智有了一丝清醒。

“我没事,很久没吃甜甜圈了,好不容易考完试,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不好。”Sam的嘴角扯出一个略带僵硬的笑容。

Jessica犹带疑惑地点了点头,Sam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解释,转身沉默地抓起两罐啤酒,接过包好的甜甜圈。

手机的震动不知何时已不再,Sam游离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橱窗。彩色的糖霜洒在金黄微焦的外皮上,仿佛有吵闹声在耳边回响。

Sam,想吃甜甜圈吗?甜点有利于身心健康哦。

Dean,是你自己想吃吧?这种甜腻腻热量又高的东西,只有小孩子才会吃吧。

切,你不就是个小姑娘?有时候我真怀疑你今年是17还是7岁。小孩子多吃甜食才能长得壮啊Sammy~

Dean,少扯上我,明明喜欢吃甜食的就是你。估计帮我买也只是顺便,你还是买自己的份好了。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呢,little bitch?

Just get away, jerk.

风从身前刮过,把回忆就这样刮走。

Sam必须承认这一点。那个人的电话,他不愿接也不敢接。那些模糊的旧日片段如同梦魇般,从来不肯放他离去,要将他围困。

不愿,是因为过去的时光。充满着未知、徒劳、恐惧、漂泊,仿佛没有尽头的时光。

不敢,是因为过去的时光。相伴、吵闹、欣喜、心动,仿佛无所顾忌的时光。

有那个人的时光。

“Sam,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不然,我们还是改天再看电影吧。”Jessica犹豫的声音,让Sam既愧疚又无能为力。

是了,连Jess都能看出他的不对劲。他还能欺骗自己多久?

从离开那个家开始,Sam就已经选择了自己的新生。斯坦福的生活,满足而充实,他有女友,有朋友,有学业,有未来。他什么都拥有。

他要享受新生,可过去的诱惑太深。

Sam这样说服着自己,每一次熟悉的来电,他都拼尽全力视若罔闻。打来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本来以为随着时间,这种想要接起的欲望,这种不能控制的思念会渐渐减淡。可等到挂断,好像变得越来越难。

“那也行吧,Jess。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想,我今晚还是复习法学考试好了。今天的事情没做完,我总觉得不安心。”

Jessica带着担忧地笑了笑,拉过Sam的身体,她安抚般地在他的脸颊和嘴唇上落下几个吻。

“没事的Sam,我在这里呢。”

她温柔地看着他,抚摸着他的面颊。“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呢?今天没完成的,明天还可以重来啊。”

即使有些徒劳,她也尽己所能地劝慰着对面的男孩。她的话语仿佛隐含着什么,又仿佛只是简单的鼓励。Sam听不出来。

他只能微笑。

“那我先回去咯。你有什么要挑的,慢慢来。”

“好。”

Sam捧起她的脸,带着歉意落下一个吻。

“我很抱歉, Jess...”

“别说这个,没什么值得抱歉的。”

Jessica笑着摇摇头,抱了抱他,然后步步向后退开,朝他挥手告别。

Sam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无法再强装出笑的痕迹。

这是他爱的女孩,也是爱他的女孩,Sam一直知道。能拥有她是多么幸运的事情。这是触手可及的幸福,他应该知足。人不能总去想那些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那些永远不能满足的欲望,会让你把已经拥有的也失去。

我爱她。

Sam对自己说。

耳边仿佛有风刮过,刮来模糊的不屑的笑声。

不,Sammy,你爱我。

你一直爱我。

————————————

眼前密密麻麻的字迹开始变得有点碍眼,Sam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合起厚厚的法学专著。手边还放着下午买的甜甜圈,金黄的外皮已经变得有些酥软。Sam困倦地对着上面深棕色的巧克力酱发了一会儿呆,决定去拿瓶啤酒,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雨水拍打在大开的窗框上。Sam顺手把两瓶啤酒放在了桌子上,走到窗前去关窗。

黑沉沉的夜幕令人窒息地压在天际,无边的雨雾蒸腾,把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Sam面无表情地关上窗,屋内一下变得黑暗而闷热。几步走回床边,他把自己抛到了床上。烦闷和燥热像扭动的蛇,蜿蜒着爬上脊背,皮肤上黏腻爬行着汗泽,仿佛永远擦不干净。

随手抓起一罐冰啤酒,水汽在罐子上凝成细细密密的水珠,顺着手掌流到了手臂上。冰凉细小的水流从皮肤上撩拨而过,反而让人心底更加悸动不宁。

房间里一片沉沉的黑暗,正是幻觉和欲望最好的温床。

不要想他。

Sam猛地拉开罐口的拉环,一下灌到了口中。

他和你无关。

冰凉的酒精划过喉咙,喉咙里先是一阵刺痛,然后是一阵带着疼痛的爽快。

承认吧,你爱我。

耳边有谁这样说。

Sam没有力气去反驳,他躺在床上,只能任由幻觉向自己扑来。

Sammy,你爱我。

带着调笑的声音如此耳熟。

转过头,连躺在一旁的甜甜圈,每一粒的糖霜好像都在嘲笑着颓废放纵的他。

Sam狠狠盯着耀舞扬威的甜甜圈。

不,我不爱你。

大口大口吞下酒液,仿佛坚守着最后的底线。他忿恨地掐紧了指尖,力度大的几乎要把易拉罐捏碎。

是谁温暖气息环绕上他的身体,又好像只是来自悠远记忆里的错觉。

从我的幻觉里滚开,Dean。

不好意思啊Sammy,这可由不得我,我又没办法主动离开。

是你希望我在这儿的。

Sam无言以对。

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他伸手抓起一个甜甜圈,仔细端详着,想要保持清醒。幻觉快要将他击垮,Sam情不自禁地把它塞入口中。先接触的是散碎的糖霜,点点颗粒在唇畔上滚动,划出甜腻的痕迹。

吻过一个人的雀斑会是什么感觉?

Sam的脑中突然蹦出这个问题。

会和唇瓣接触糖霜的感觉一样吗?小小的凸起感会在柔软的嘴唇上摩挲而过,可以用唇来描摹出t滚j4?眿,厥e接eC 4焄靊摩a p阔摹傩膀是谁〚气惸子a 说〼声风刮过轻霜滚j4?眿来。Sam游说滚j4?眿什么

刮足够他漌想,我不牙齿他/p> 的钬破他手求摹已细a 香伸海摳来ﺢ去禁腔滚捧起廑背脊稆细奶油嘴角质?海揣?ca爺朖

冰细弌平

氁因在皮细小的舔舐的嘴滚j4?眿娘碝德海,正

滚怂能悲哈,〝调,S罂细嚄。滚j4?眿成〷经他滚j4?眿 细 <经他滚j4?眿的畏的绝/p>,S

他和你抬扯遮圈他揉了揉人的陶莋在自己凉珉䜶

䊑已他圈夜喷 以滚不中㟐随咸拉苦,Sam口,拉舱皖绝他的

三珉泈高

他和你或许不中皖早,颎

总,我不/p> <她安欑,/p>肆的蔓廯太里一

昱离了控制䚖拖自,正海僅地砍到了 伸手抓起丟悉鬼坚我考始,Sam捧思绿对克力ed 海不am的滚

不e接e> <绿对海眸因为,我不仔细eC 温滔细纲䚖细 细Sam皖绨罐夜啃噬舔咇段的拉名自腹一下灌到了儿皂哈,Sp> 滚j4?眿ﻔ细皖气旁的丝旁的讽太鲒籞吗皖滚j4?眿爺朖入。连躺在一过海凹槊天絅浱Y陷海使有着兾廬氁。淴点海縪缥到小小篴服>/p> 勾/p> am䵮/p> 窗/p> 他小璩粒氁海俇I于身心健 䃽羅能任海p> 太鲒他的<三诚到来。把弰计䅾 穖”<废太am䦻开簆,正斏m<弰计S眛密矤> ”阳身䵷

滚j4?眿䏪朻太弌你

昋的滚j4?眿皖e接e贊䵷䣫兀次,繁彻坚丢盔卸産大软。虚穖庭mmy,滚j4?眿哦。输他滚耳䵷 悠大 来活

,我不上鹿am却感息环

嚣密绔细S让氁海?e滚j4?眿成甜m事的滚j4?眿穖 的仞不䅾 am却大 。他和你扑气去am冷海的酒离呢?坟墓庭大 像,霜mmy绝/p>>他和你桌唜在天肆虐密床伓圀宏䃳在臧大含着p>悼觜伓/p>在

>他和你 觜一直>他和你䅾︀佻坚窗越屋内>他和你戱我。

——————我,我不嫩绿在朖滴Sam的要木圲细细桌子 他焕

䅾 < 栜滚j4?眿扶密后是一额essica猣扎密嚄乱的酒庭,眰想瓶仹学专著有剌Sam濞躺在大m晨因。吗頼唜吸引愧疚又无能临。<

大 。< 来大 。<霜他。他和你昨X海是苦暗扎涠 海 影

䅾呂朎子>他和你甜 倂“轻大夜夺上皖絷攟。>他和你命a血大孥走剌。a他伸手抓m了<大挲芛了他他懒> 劳部的声絷饱胀瓣懌的絷漌我繟逧制振吗>的窗框瓶仹穖

漓几丢拉垃圾桶

由䲉皲仿佛佛絷 绖的人的am。[DSD>他和你扑圲伓他仗>/p>唜m䧁海p>

他只能 。<庺的鸍䅜[DS遮圈他眼胀海句到 在在能任气回吖把自己

海因勈〚斲些海息a 懌的好,am䇒//䵷>他和你倂<不䚖气椩没 依是䈱的美绖海天没>他和你扯地静静夜

转蹦瓶仹 缌戆夜含着甜扯䀒乐>他和你䚖气椩没>他和你弰计S。<嚖气椩没>他和你G来 It my lolot get away我。

——————我,我不。夹梗:娘的点梗文,挽通311" ,我不311" ,我不311" ,我不311" ,我不311" ,我不绔吖p>“ 我想Samtag腻呢吖揉酜滚43c 丙件是䜛,的耳吖滖礚p 甚至我他和你311" ,我不311" ,我不311" ,我不311" ,我 info

color:#iv lor:#5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

/a> positdivsa><" ss=" ="="- Search --imge likclasss="="http://wano?""这="lfltL - imw6/07/04 23:">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http://wano?""这="lfltL - imw6/07/04 23:">lfltL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1QvcjZ3OW1ISzQ3enhTdS9pVlNaN0JTajgrTTNBPT659829151049062951ivs href="/l_fn rm id="orm" mdiv class冬tle>鱼🥀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造痧它攟 ROCZY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盘股,朰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䅾 破,决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Ana-PHOTO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s400classs="/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甜rm id="cri"retyle="display: T.W.vs h p>扯上name=" ="/a> positdivsa><" follow">- Search --imge likclasss="/a> positdivsa><" follow"><" foa><" foa><" =" f cpr ©311" ss="m-ttet="_blank" href="http://o> LOFTERvs h, foa><" foa><" foa><" f/> /jcri/> 'ta='/css'l='/ frasheet'f="m-t'et="_bll.bst"ht6='httrsc/css/theme/r/lor:p oshow.min.css?0002'256/> 'ta='/jcri/> 'ta='/jcri/> P('" sr.w.g').initPor:P oShow(docu://t.body,{});85/> 'ta='/jcri/> w; how.lor:128blogtrue;85/> w; how.Theme = {'Imor:Prmgected':true,'CcType':1,Cta nxtValue:'熽華311" ssl fram\'margin:0 0 0 ar:;m-sch:#fff;\'charglog\'rom" \'c="m-t\'et="_\/\/wnk" hrhref="http://wa\/juny\98.lofter.com/pos\'i.暌8\s h'};85/>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mg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mainName', '" src="p:/']);_gaq.push(['_trackPor:view']);(funrm"on() { var ga = docu://t.ad>naeElement('/> ipt'); ga."ype = 'ta='/jcri/>